养生网养生指南:
广告

非法整形机构“整容致人死亡”

发布时间:2016-04-16 16:57:40 浏览:446 来源:

  整容惨剧屡见不鲜,下面为一则由于整容致死的案例,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谢女士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到北京市昌平区一家文绣店内做文唇美容。在注射麻醉试剂后谢女士昏迷,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林某无照经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昌平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

  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这样胆大的。吻合剂属于麻醉剂,犯罪嫌疑人竟然不知道怎样使用麻醉剂,也没有使用麻醉类药品的资质,就敢给人打麻醉针整容,这简直就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受到法律的制裁真是罪有应得。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了,让人痛彻心扉。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有关部门应该立即行动起来,对美容行业进行拉网式、地毯式的大排查,大整顿,杜绝再次发生类似的悲剧。

  很多女性为了追求美,每年都投入大量的金钱去美容,而对美容诊所的资质以及安全问题缺乏关注。“文唇”、“玻尿酸填充”、“注射溶脂”等美容项目,都是不用直接开刀,但在操作的过程中会使用医用麻药,而部分美容机构人员根本就不懂医学,操作过程也不符合规范,更没有必要的急救措施。一旦出事,不堪设想。2002年5月1日起施行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从事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师必须同时具有执业医师资格,经执业医师注册机关注册;从事相关临床学科工作经历。事实上,很多美容院中的技师及学徒鲜有人具有从事相关美容项目的职业资格证,甚至一些护理工作的人员只是刚刚接触这行的小工,更别提有护士资格了。这是明显的违规行为,暗藏着巨大的风险。

  新兴美容项目挣钱,那些只有美容、美发资质的美容机构也加入了文眉、文眼线、注射美容、溶脂注射等项目。2009年,卫生部制定下发了《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将医疗美容技术进行分级管理。而文眉、文眼线、注射美容、溶脂注射等美容项目并没有收录在内。一旦发生纠纷,卫生监督部门无法对商家进行处理,只能让消费者到法院对商家进行起诉。因此,应该抓紧时间制定新的管理办法,尽快消灭对新型整容项目的监管空白,避免再次发生“整容致人死亡”的悲剧。

  非法微整形机构竟成毁脸基地

  “现在整形医院几乎与三甲医院一样门庭若市,许多项目,即使提前预约,到了现场还要排队数小时。”在安徽省合肥市北一环的一家整形医院内,正在排队等待做玻尿酸注射丰面颊的小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近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微整形市场火爆异常的同时,这个行业也存在着规则缺失、监管不力的问题。有的“整形医生”只需要4天的培训就可以上岗,一些仿制药品在市场泛滥,不少缺乏资质的整形机构违规定运营、暗藏重重危险。由于微整形门槛较低,加上在美容机构与产品流通方面的监管漏洞,导致了一些“地下脸蛋加工厂”成了“毁脸基地”。

  培训4天“跑步”上岗 月入十几万元

  小冰告诉记者,此前她陪朋友在整形医院做过瘦脸、微吸脂等项目。身边很多朋友都做过整形,最多的就是注射隆鼻、瘦脸等微整形项目,而这每项的价格都在数千元甚至数万元。

  近来,微整形由于无需开刀、恢复快,治疗时间短等特点,受到越来越多爱美人士的追捧,包括A型肉毒素除皱和瘦脸、玻尿酸注射填充、激光治疗等多种项目。

  市场的扩张带来资本的快速聚集。国内医疗美容服务企业鹏爱医疗发布的港股招股说明书显示,中国已经成为全国增长最快的医疗美容服务市场。据美国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测算,2014年至2018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将以16.7%的年均复合增长率扩张,这一增速是全球市场增速的两倍还多。在北京空军总医院激光整形美容中心,记者了解到,今年1至7月,该中心进行整形手术2300多例,比去年同期增加了600多例。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正规医疗机构附属的微整形医院外,各类市场化的医疗美容机构遍地开花,甚至一些“个人工作室”也来争分一杯羹。安徽某高校空乘专业的王雨(化名)就是“自立门户”的一名微整形师,事实上,她并没有经过系统培训,只是间歇性去上海一家整形机构进行数月“进修”,便在安徽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身边至少四分之一的女生都有过微整形,市场需求极大。”王雨说。

  “野蛮生长”的微整形市场催生了大量资质不足的从业人员“跑步上岗”。在北京南四环一家名为“费罗德”的整形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只需要花费5600元,就能在4天时间内学会瘦脸、除皱、填充、减肥等6大类二三十种微整形技巧。”

  通过以上的分享,希望对想通过整容而变美的朋友有所帮助,提升心灵美才是重要的。

广告